可是最早的爱情宣言呢,原创小说1

日期:2020-03-30 09:15:35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美   阅读人数:306

可是最早的爱情宣言呢,原创小说1(图1)

微,是我看着长大的。

我比微大三岁,三岁在童年和少年来说,已经有很大的年令差距。

我们父母是很要好的朋友,我父亲在银行工作,母亲在中学教书。微的父亲在大学教学,母亲在银行工作。

我的父亲又帅嘴又甜,母亲却很一般。微的母亲很漂亮,又会说,父亲却很一般。

我童年只记得,微的母亲抱我时的温暖。对母亲印象却很淡。

对童年的印象,多是微的母亲说出来的。

后来,我同微结了婚,岳母总拿小时的事情开玩笑。

岳母说,我6岁时,微3岁,在一起过家家,我抱住微亲个不停。刚好这一幕被岳父拍下来。

岳母拿着照片,对母亲说,要是愿意,两家结为亲家,母亲同意了。

我十岁的时侯,母亲将照片和底片,全部毁掉了。

将来要是做不成亲家,照片一定是小妞一辈子的痛。母亲说。

长大了,我还怨过母亲,要是留下照片,可是最早的爱情宣言呢。

我喜欢微,是因为她聪明,有主见,对我呼来呼去的。

我生性懦弱,喜欢微这样强势的爱人。

有一次,我感冒发烧,退了烧又烧起来,腿软软的,懒在床上不起。

利,起来,爬山去。微带了一大瓶水说。

走不了。

不行。

站都站不起来,怎么爬山。我哀求的看着微。

不行,你不去,这辈子都不理你。那个时间,微总愿把一辈子挂在嘴边。

那好吧。我最清楚,微是说到做到的人,我从不敢违背她的话。

在山下喝了一瓶水。刚坐下歇会。

想吃山顶上那棵树上的酸枣。微指着山顶,眼神露出渴望。

微从来沒求过我办事情,这是第一次。我咬着牙向山顶冲。

山顶的岩石旁有一棵酸枣树,碗口粗细,结的酸枣又大又酸甜。

我和微常到树下,一边吃果子,一边憧憬末来,很美很幸福。

现在已经深秋,树上那里还有果子。找了一圈,在树稍上发现了两颗酸枣。红红的,在寒风中晃动,望久了,变大了,象十五的灯。

树高,够不着。我找了树枝,站在岩石上,一阵乱打。

下来居然找到了4颗,果子有些发干,但看上去红艳欲滴。

微咬了一下,放到我嘴里,的,甜甜的,有一种馨香,直透心底。我真想抱住微亲一下,还是算了,感冒传染上微就不好了。

里面的衣服湿透了。回家洗了澡就睡了。一觉睡到第二天黎明。

小微沒有走,一直守了一夜。

睁开第一眼,看见微趴在床边睡着了。我摸着小微的头,发誓,一辈子对微好,决不负她。

可是最早的爱情宣言呢,原创小说1(图2)

说来也怪,这次感冒后,我身体一天天强壮起来,头痛脑热的,离我越来越远。

我和微,上学都是一个学校。初高中都是我毕业,她考进学校。

考大学,因差了几分,我去了云南。

四年的大学生活,是最美丽的时光。每天盼着微的来信,有时微一天两封信。

那时己经有了电话,但微觉的言之不尽。

四年的书信,我攒了一大箱。

每一封信里沒有一个爱字,微的信多是,注意身体,探讨一些学术问题。大学的同学有时偷偷拆开信,看了无味,也就不好奇了。

我写信,也不敢写爱。因为微不喜欢,她说肉麻。

思念的时候,我写首小诗,写写爱情,微也不说什么。

微中学毕业,考入市重点大学。

大学二年级时,认识了校花安。安个子高挑,圆脸,胖胖的,一双明亮,清澈的大眼睛专注地看着你,能把你魂魄看出体外。

安总是淡淡的妆容,却有一种干净,成熟的美艳。

这是我第一次,见安时的印象。第一次,太重要,它一定会左右你的感观认知,说实话,我被安的美貌震到了。

微同安比,太普通的一个人。微从不施粉黛,中等个,总穿深色衣服,但都是名牌,一件古琦大衣一万多。

我喜欢微穿安那样玫瑰红的衣服,真漂亮。可微一点也不喜欢。

微同安在一起,完全变了一个人,安静的像只猫。安每次说话,微都祟拜地看着,从来不插话。

我说话,每次说一半,微就打断。在安面前完全变了一个人。

安究竟是怎样的女子。令我们娇傲的小微,甘拜在安的萝裙之下。

我好奇起来。

歌词是微从我的信中摘录的。歌词是这样写的:

只一次的倾心就够了

遇见总有些浪漫。

花在不经意间盛开。

你款款而来。

带着阳光,柔柔的。

一点也不刺眼。

只一次的倾心就够了。

一辈子只对你,我的爱。

羞答答的玫瑰向你开。

过往总有些回忆。

传奇都在云水之间。

我深深感动。

带着心情,真真的。

一点不留遗憾。

只一次的滿足就够了。

一生只对你,感动爱。

羞答答的玫瑰为你开。

安找了同学彬写上曲。歌一推出,就火了校园。安由此当了学生会主席。

安介绍我认识了彬。彬在全国比赛中,数度获奖。其中有我写的歌词,这些都是后话。

安有个男朋友,叫鲁,是学校蓝球队队长。比安年长两岁,人很帅气,也很傲。但凡优秀的人儿都有傲吧!

鲁学习成绩也不错,只是每次见面,总爱挑逗微,微很烦感,说服安,断了同鲁的来往。

可是最早的爱情宣言呢,原创小说1(图3)

安找男朋友不愁,一大队倾慕者,排队能横穿整个城市。

半年,安不找男朋友。眼睛不似以前那么亮,那么纯,仿佛有一种犹郁在里面。

微为拆散安的好事,难过了好长时间。

还好,一个叫功的小伙子,走进了安的生活。微心情好过了些。

功比我大一岁,正在学校读研。

功我见过,个很高,很魁梧,家境也不错。功很本份,很强势。也许独生子女都是这个德性。难能可贵的是,功对安一往深情,我最佩服这样的男子。

我说吗,咱们安找的男友,一定不会错。突然觉的说咱不对。微用眼狠狠地剜了我一下。

我毕业分配到国营企业管枝术。开始父亲反对,看我喜欢也就不管了。

几年后,提拔成科级。我知道,我的前途到这里,也就到此为止了。

我喜欢这里的工作,全因为自由,上班没大事,离家又近,工作时间跑回家,看看天再回来,也是可以的。对我这文学青年,太有诱惑力了。哈哈。

可是最早的爱情宣言呢,原创小说1(图4)

微毕业,考上了研究生。我父亲给她找了份银行工作,微放弃了继续升学,去了银行。

当然微也是因为我。爸妈一直盼我们结婚生子,毕竟我大微3岁。

微如果读研,读博。我们啥时才能结婚呀?

最后微同意了,参加工作,结婚。

这以后,我不敢提上学的事情,放弃读书对微打击很大。

还好,银行的工作不是很累,只是时间长了点。

这正好也如了我的意,正点上班,正点下班,家里一切我打理,做饭,洗衣干的起劲。

有时微也说声谢谢。我这人沒本事,愿意干些鸡毛蒜皮的事。

安毕业分配到外企做会计。

功毕业考上了。我们很赞同,功天生是天才。

安的婚礼我们参加了。在很远的郊区,婚礼举行的很低调。

自己是,做事不可太招摇。功说。

安却不滿意,你看微的婚礼,又豪华,又气派,我们这算什么。也不能偷偷摸摸地做事情。安真的很生气,要脱婚纱走人。

行,行,等50年金婚,我答应给你一个,最的婚礼。功也会说,在场的佳宾都感动的落泪。

看微也激动的不行。金婚是多少男女,梦寐以求的追求,多么崇高的向往呀。

待续。

可是最早的爱情宣言呢,原创小说1(图5)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母亲

母亲,是子女对于双亲中女性一方的称呼。在社会学上,母亲可指养育与教养子女成长的女性。在法律上,女性也可以经由合法的渠道,领养子女,或与有子女的男性结婚,进而成为该子女的法定母亲。经领养而成为母亲的称为养母,与有子女男性结婚而成为母亲的则称为继母、後母或晚娘。在生物学上,子女体细胞中成对的染色体,有一半是由母亲的卵子的提供,因此可借由DNA分析来辨别亲属关系,且父亲精子与卵子结合时,只有提供细胞核的遗传物质,因此子女细胞中粒线体的DNA皆来自母亲,可由此来判别母系祖谱。

网友评论
相关阅读
再见了,考辛斯,湖人队的计划也被打乱了,也彻底向考辛斯关上了

再见了,考辛斯,湖人队的计划也被打乱了,也彻底向考辛斯关上了

而从湖人记者的话来看,球队基本可以确定不会再签下考辛斯的,至

深度,深受布朗器重的哈里斯,哈里斯又能否解决二帝不兼容的难题呢

深度,深受布朗器重的哈里斯,哈里斯又能否解决二帝不兼容的难题呢

自从76人放走“球权消化者”巴特勒和“全队最准射手”雷迪克后

是个幸福的好消息,6月3日国际足坛最新传闻

是个幸福的好消息,6月3日国际足坛最新传闻

01-切尔西将23岁的莱斯特后卫本·奇维尔列为主要转会目标之

他是一年前开始在水中踢球的,教练,但是在个人技术能力和团队配合方面,无缘国足

他是一年前开始在水中踢球的,教练,但是在个人技术能力和团队配合方面,无缘国足

可以说,足球作为世界第一运动,自然有其魅力之所在。足球可以让

2006年世界杯意大利到底有多强?

2006年世界杯意大利到底有多强?

2006年世界杯,意大利队夺冠含金量,非常高。而那支意大利队

力量打球的球员,要知道魔术师在第二次复出之后,为什么还能场均20+

力量打球的球员,要知道魔术师在第二次复出之后,为什么还能场均20+

迈克尔乔丹拥有NBA历史上最完美的职业生涯,总冠军、fmvp

乐福数据还在下滑,然而没有总冠军,乐福的数据就出现了大幅度下滑

乐福数据还在下滑,然而没有总冠军,乐福的数据就出现了大幅度下滑

提到空间型四号位,很多球迷会想到凯文乐福,曾经他是NBA最顶

爱宁,酒店大厨转战街边湘菜小馆,剁椒鱼头做的挺地道,真的够味

爱宁,酒店大厨转战街边湘菜小馆,剁椒鱼头做的挺地道,真的够味

跃进路路边有这么一家小店朋友说大厨是原来湘君府的厨师剁椒鱼头

6点开档,8点收摊,自家潮汕秘方做的卤鹅,卖完就没了

6点开档,8点收摊,自家潮汕秘方做的卤鹅,卖完就没了

一口卤水、5张桌、两个人夫妻档操持起来的一家小店,藏在山脚下

并笑求国乒奥运让球,但是刘诗雯的身体状况依旧令人担忧,国乒在女单金牌上最不保险

并笑求国乒奥运让球,但是刘诗雯的身体状况依旧令人担忧,国乒在女单金牌上最不保险

东京奥运会延期一年,但实际上,明年能否正常举行仍是一个未知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