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真万确是从烟台街的地界,10

日期:2020-01-16 19:36:29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美   阅读人数:168

千真万确是从烟台街的地界,10(图1)

十说也巧了,那晚恰好王声韵在松竹林饭庄与几个老主顾聚会,约在一起吃酒,酒后乘兴搓几圈麻将。其实,论牌技他不是高手,平常他却乐于输些小钱,打发这些主顾高兴。怪就怪在那晚的手气颇旺,怎么打怎么赢,赢得连自己都不好意思了。管它呢,赢就赢吧,最近反正没有什么舒心的事,尤其政记轮船公司的事,那个老鬼张本正表面没再难为自己,但他早晚会盘算德富钱庄,王声韵有这个心理准备,只是不清楚会采取什么方式,会发生在什么时间。不去想它了,其实想也没有用。今晚赢钱的心情,能尽兴一时是一时,其它的事暂且甩在脑后。想着想着,两手把跟前的牌一推,怎么我又胡了。

胡就胡吧,还没等到乐得把嘴唇闭上,端在手中的茶盅盖儿,莫名其妙地翻落了地上砸个粉碎。心不由得一揪,觉得晦气。停了一会,心还是慌慌的,便朝外喊了一声:“丁武,这么晚了,你先回去吧。”候在外间的丁武,正瞌睡得连眼皮儿都支愣不住,听了这一声喊,便离开了饭店。因为,松竹林饭店离富德钱庄并不远,一个在东太平街的南头,一个在东太平街的北头。王声韵平常跟客户朋友吃完饭,愿自己悠闲地溜达回去。

丁武走后,王声韵再也聚拢不起自己的心思,神情一阵一阵恍恍惚愡的。一会功夫,丁武却又急匆匆跑回来了:“干爹,干爹,不好啦!咱钱庄起火啦!”话还没说完,王声韵应声瘫倒在地板上。德富钱庄的帐房姜老先生和门房的魏伯被活活烧死了。奇怪的是,事后经勘验俩人都有刀伤在身,更奇怪的是,堆里,钱庄的两个保险柜,却怎么也找不到了?丁武说后院门外的泥土地上,留下深深的两道卡车轮的车辙印痕。王声韵去看了看,小城里只有驻军开着这种汽车招摇。显然,这是人动了手脚。王声韵嘱附丁武对外千万别张扬。虽然说大难临头,肚子里憋着一股气窜来窜去的,没处泄没处撒,但他还有最最重要的事,就是怎么按抚入股钱庄的股东?

火烧钱庄的翌日,由人斋藤荣出资创刋的《鲁东日报》在第二版报缝中,夹几行小号字简要报道:“昨夜子时三刻,我市德富钱庄起火,大火漫燃两层楼房,经奋力扑救,两小时后,终将大火扑灭。火场内,发现了两具尸体。经有关部门查证,此楼为砖木结构建筑,系电线多年老化,短路造成火灾。”

这篇报道,分明起到扇风点火的作用,一连三天,所有的股东纷纷赶来现场挤兑,激烈逼问王声韵,怎么处理退股赔偿的问题?本来王声韵焦头烂额的,哪还来得及考虑后续的方案。答不上来,股东们就不依不饶,非要干要湿说叼说叨。王声韵逼急了,跑去政记轮船公司找张本政,商量从张记退股兑现股本十万大洋,以解燃眉之急。这个档口,张本正哪里会轻易与他商量,只派了个财务主管,来应付王声韵。也顾不上啥脸面了,王声韵匆匆说明来意。财务主管嘴上应承,但表示政记的流动资金周转困难,账面根本没有这么多钱。怎么也得半年后,还得分几期清偿德富钱庄的股本。听罢,王声韵彻底凉心了,他清楚这是张本正,故意堵死他最后一条生路。半年后?那些堵门催款的股东,早就大卸我八块,人还能不能活到个时候。

太平街临时租住的一间小屋子里,这些天焦头烂额的王声韵,突然平静了。他跟丁武说:“你来德富钱庄快满十年了吧?”丁武点头称是。

“历来商场险恶。没想到这张本正太黑,能借人之手,不见血!”王声韵终于说了熊话:“武儿,这场大火烧得天塌下来了,不是干爹能扛得住的事儿啦。”说话间,王声韵摘下了手上的戒指:“戴上它吧,什么时候你娶了媳妇儿,算干爹送她的进门礼。很可惜我看不到这一天啦。”丁武听了就“扑嗵”一声跪在地上,深深低着头,一句也不搭话儿。“前些年生意好做,干爹私下挤出些钱来,在栖霞买了二百亩好地,就是为了若遇不测好有个防备,这些地由刘姓老汉,没记在钱庄的帐面上,记在你的名下。”王声韵嘱咐丁武,这城里你是不能待了,所有的欠债都由爹来顶着,你与我没有血缘关系,不会有人向你讨债。可你也得收拾一下,赶紧到乡下去,从此别再返回烟台街。丁武哪里肯走呢,干爹被整惨成这般模样,需要自己守着他。爷俩儿说了一宿的话儿,王声韵拿出一个红木匣子交给丁武,里面是地契,还有办法,以及人的情况。不知什么时辰丁武睡过去的?太阳已经挂得老高,丁武才醒来,发现身边只有红木匣子,干爹却不见了人影儿。后来有人说:曾在海边瞧见他走来走去的,也有人说在去大连的小火轮上瞧见过他的背影。总之,说法不一。但是王声韵这个人,千真万确是从烟台街的地界,悄然的蒸发了。一把火,把王声韵烧没了,也把二姨太的梦给烧焦了。她现在除了这座二层的紫云楼不动产,手头再也没有了其它进项,空得连一根稻草也没处抓。她整天价儿躺在床上,闭着眼晴,谁说也不应答,茶饭不进。青凤陪着她,倒象守着一具僵硬的活尸。秋后的一天,二姨太突然清醒了许多,便让青凤帮着她斜靠着枕头,呼哧呼哧喘气:“娘撑不了几日。我走后,你把这座楼卖了吧,备下嫁妆,挑个好人家,莫要论计穷富,知冷知热就成。”说着,把自己脖子上的玉佩摘了下来,给跪地的青凤戴上:“这块东西能压惊。”二姨太这些天跟青凤反复说:“别去给他添乱了,一把火都烧光了,咱去了跟没去都一个样。”心里却有些埋怨,钱没了那是命,可你怎么也该来见一面啊。奇怪的是想怨恨他,却怎么也恨不起来。这样断断续续地把自己想说的都交待清楚后,二姨太要走了,走的那天,下着连绵的阴雨,雨丝飘洒得很安祥。外面有风,风也不甚张扬,象那些凋零的叶子,一切都在黯然中悄悄隐遁而去。对于二姨太来说,一个粉色的梦尚未开始,就在沉默中骤然结束。二姨太死后,青凤辞了干粗活儿的老妈子,又招了一个十八九岁叫小翠的姑娘来陪伴自己。娘剩下的贴心手饰,拿去當铺當了,暂且没影响生活。

转过年的秋季,一天傍晚儿,有人来敲紫云楼的门。走进门的是一个老头,他问:“这里是紫云楼吗?可有个二姨太?”

青凤有些好奇地点点头说:“是紫云楼,她是俺娘。”老头递上个小包袱,解释说:“这里面是义顺绣庄送给的五十块银元。”青凤摸不着头脑,问咋会事儿?老头也不知内情:“姑娘你只管拿着吧,俺只是替人办事,别的啥也说不清楚。”后来,青凤托人四处打听。奇怪的是,在烟台街的地界上,根本就没有叫义顺的绣庄。每隔半年照旧五十块银元准时送过来。这可真是蹊巧人,遇上了蹊巧事儿。

千真万确是从烟台街的地界,10(图2)

侵华是中国一段屈辱的历史,充满了悲哀与愤怒,在这段历史中不仅人的残忍暴虐令人发指,同时更令人无比愤怒的是“走狗”的中国人。今天小说中出现的人物张本政就是一个靠侵华时期,靠出人,投靠人而发迹,他成立了烟台近代史上第一家政记航运公司,抗日战争结束后,最终被执行枪决。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声韵

声韵一般是指句尾押韵,而句尾压韵有压平声韵和仄声韵。可以是整首诗都压同一个韵,也可以只有第二句和第四句压同一个韵,也可以第一、二、四句都压同一个韵。平声即阴平、阳平,仄声是上声、去声。压阴平、阳平韵的是平声韵,压上声、去声的是仄声韵。

网友评论
相关阅读
齐达内的期望,纳瓦斯离开皇马,表现不逊色于25年之前

齐达内的期望,纳瓦斯离开皇马,表现不逊色于25年之前

“库尔图瓦,冲刺萨莫拉奖”6月21日的《阿斯报》分析了皇马门

CCTV肯这样提肖战,沉寂已久的肖战,别说参加综艺节目了

CCTV肯这样提肖战,沉寂已久的肖战,别说参加综艺节目了

沉寂已久的肖战,被CCTV提名,复出之路似乎更加顺畅了从今年

今天就向大家盘点詹姆斯最强的三大记录,个个都是历史级别,连乔丹都要对此仰望

今天就向大家盘点詹姆斯最强的三大记录,个个都是历史级别,连乔丹都要对此仰望

现如今詹姆斯在联盟的地位极高,赛场上有着超强的统治能力,深受

绝对有做女团的潜质,港媒,33岁的朱晨丽则是第三位被推介的女星

绝对有做女团的潜质,港媒,33岁的朱晨丽则是第三位被推介的女星

芒果TV的明星女团选秀节目《乘风破浪的姐姐》不仅是内地的热门

燃烧,许佳桐质问赵月娥的处理方式,或许是这样的吧

燃烧,许佳桐质问赵月娥的处理方式,或许是这样的吧

刑侦剧《燃烧》的剧情算是迎来了一个小高潮,女主许佳桐已经变得

她的身高有一米七八,看来蔡徐坤的魅力很大,这身高悬殊有点大呀

她的身高有一米七八,看来蔡徐坤的魅力很大,这身高悬殊有点大呀

何穗真是一个招人喜欢的超模,她本应该站在非常高级的T台上,但

被大家称为是最养眼的90后,凭借着颜值和身材的优势,甚至被大家称为是人气女王

被大家称为是最养眼的90后,凭借着颜值和身材的优势,甚至被大家称为是人气女王

虽然说没有实力在娱乐圈很难走的长久,但是如果没有颜值,那么从

黄晓明和杨颖带着儿子小海绵一家三口同框,小海绵的模样神似爸爸黄晓明

黄晓明和杨颖带着儿子小海绵一家三口同框,小海绵的模样神似爸爸黄晓明

说起黄晓明和杨颖大家都非常都熟悉,两人曾经是娱乐圈的模范夫妻

沈梦辰,腿又长又白的女星,佟丽娅,谁的大长腿是最美的一目了然,杨幂,那么问题来了

沈梦辰,腿又长又白的女星,佟丽娅,谁的大长腿是最美的一目了然,杨幂,那么问题来了

靠选美出道的沈梦辰,漂亮的外表以及开朗的性格,从进入到观众的

每天一篇,没有手机的年月

每天一篇,没有手机的年月

我和朋友们在荒山野岭迷路了,放羊人。那人掐着手机忙着顾不上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