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团,腾讯不疼,阿里不爱

日期:2020-09-16 08:31:20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优   阅读人数:339

甩掉“点评”的美团,藏着创始人王兴关于“美团系”更宏大的野心。

9月11日,与大众点评合并5年后,美团在港交所发布公告称,董事会建议将公司中文名称从“美团点评”简化为“美团”英文名称由“Meituan Dianping”更改为“Meituan”美团表示,名称简化不会对业务方向、组织架构、公司等产生任何影响。

熬过千团大战、8年上市和10年亏损的美团,如今来到了新的关键节点。

近半年来,美团股价一路高歌猛进,触及280港元的历史新高,市值达到1.65万亿港元(约合1.45万亿元)与3月19日的低点相比涨幅接近300%。这代表投资者和机构对美团长期价值的认可,但也将其推向了更“孤独”的境地。

1、美团不做“房中客”

一面雷厉风行,一面低调谨慎,王兴的个人特质渗透在美团这家公司上下。

“兴哥走路都带着风。”一位美团员工告诉亿邦。他曾多次与王兴在洗手间相遇,几乎每次都看到他风风火火地洗完手,跑着去了会议室。另一名美团员工则称,受老板和高管层行事风格影响,美团整个公司的风气都沉稳而低调,无论好事坏事都鲜少对外发声,只“闷头干自己的事”

被外界频繁解读的与阿里的故事,则是罕见的例外。

有种说法是,阿里对美团有知遇之恩。

2011年,美团在“千团大战”中如火如荼地争夺市场份额时,阿里与红杉资本、北极光创投一同向美团注入了5000万美元资金。为扶持美团,阿里还关停了自己的口碑网,将流量开放给美团。

同年11月,在王兴6次拜访之后,曾担任投资方调查人的阿里巴巴第67号员工的干嘉伟正式加入美团,亲手打造了美团的线下地推铁军。2014年,美团完成3亿美元C轮融资,投资方中再次出现阿里的身影。

在业界看来,阿里“倾己之力、成美团之事”的目的,是将美团变为自己“房中客”

阿里想借王兴之手扩张其本地生活版图,但美团的野心不止于此。后者不断扩张的业务边界,开始触及阿里的核心业务新零售,则让阿里感到惴惴不安。

阿里渴望掌控一切,但并非一切都能尽在掌握。

科技此前报道称,当时马云提出,阿里将加大对美团的投资,作为交换,美团的支付渠道必须去掉微信、只留下支付宝,这与王兴“双方互惠互利,各取所需”的理念背道而驰。阿里逼美团画地为牢,王兴则认为美团并非阿里旗下一个子公司,双方只是投资关系。

美团与阿里的“蜜月期”结束在2015年10月。风格强势的王兴不断引入投资方稀释阿里股份,还找来联手,顶着阿里的反对促成了对大众点评的合并,自此双方彻底翻脸。

王兴在接受《财经》采访时回忆,“新美大”合并之后,王兴曾专程拜访马云和逍遥子,在谈话中提及滴滴与快的合并很成功,阿里、两家巨头从不共戴天到握手言和,共同成为滴滴的股东,但对方回答,“这是一个失败的例子,我们不会让这种错误再次发生”在滴滴快的的合并案中,阿里是最后一个同意的人—这成了王兴的“心头刺”

最终,阿里不再跟投新美大最新一轮融资,而是选择退出美团,全力扶持口碑;美团则要求商户全面停用支付宝,否则提高扣点比例。2016年1月,美团接受领投的33亿美元投资,彻底投入阵营;同年4月,饿了么宣布获得阿里领投的12.5亿美元融资。

值得一提的是,美团转投怀抱后,阿里并未彻底退出,直至美团上市后仍持有其1.48%的股份。王兴在上述采访中提及,阿里不肯卖光美团股份,是为了能继续给自己制造点麻烦。

2、阿里不再爱,不敢疼

不做阿里的“房中客”美团同样没成为的“麾下军”

多位美团员工对亿邦表示,在公司内部存在感低、给美团自由空间较大,甚至有人不清楚是美团大股东。一位美团程序员对亿邦谈及自己的感受时表示,除了优先考虑云服务,他感觉不到美团与有什么联系。

杨起告诉亿邦,美团站队的最大理由是“参股不控股”没有阿里那么强的掌控欲。另一原因则是,除了流量,自身几乎没有商业能力。

或许正因如此,美团才有可能成长为中国互联网“第三巨头”

对而言,美团作为“干儿子”一定好于成为对手。但如果这个“干儿子”体量日渐庞大,差距不断缩小,甚至可能成长为比肩自身的另一极,这种亲密关系还能继续吗?

对标的公司没有过强控制欲,不代表它没有“狼性”

鼓励内部竞争,同一业务同时交由不同团队,“谁能跑出来谁就赢了”这种企业文化映射到被投公司上,就是美团与滴滴、京东与拼多多之间的相互斗争和制衡。

今年上半年,“美滴联姻”流言传出后,多位业内人士向亿邦分析称,不会成为这场收购案的推动方。一方面,美团足以压制阿里在本地生活领域的势力扩散,战略目的已经达成。另一方面,美团已成为二级市场的宠儿,如果并入滴滴后体量继续扩大,系内几乎没有谁能再制衡它。

双方的矛盾还在于,美团当前尚未布局完毕,一旦它把交易流量全部吃透,下一步就是和抢场景流量。

2019年初,曾在发现一级入口内测“附近的餐厅”功能。虽然这一功能并未公开上线,但此举被业内解读为开启本地生活服务板块“赛马模式”

随后,又盯上了私域外卖。

在商有之后,又陆续引入了多家外卖代商。据亿邦了解,上图商家后台显示的“花费”一项,全部是收取的广告收益。

此外,亿邦从接近的人士处了解到,正与多个餐饮品牌合作,通过《王者荣耀》《和平精英》等手游发放餐厅到店优惠券,将流量延续到实体餐饮。未来,还将和奈雪的茶、喜茶等品牌联名发布新品。

想借流量优势从餐饮行业稳赚一笔的意图,呼之欲出。

“美团已经足够制衡阿里,如果我是,从现在起我都不愿意再扶持王兴了。”杨起告诉亿邦。

3、美团没有朋友,但有势力圈

“阿里是一家非常成功的公司,但是依然不能阻止京东的崛起。”2016年初,王兴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如是说。

将这句话中的京东替换成美团,结论依然成立。

王兴的野心,是让美团成为与阿里、同一量级的公司,餐饮、旅游、到店综合品类,每个领域都可以值几百亿美元。至于多长时间能实现,3年前,王兴给出的预期是5-10年。

在成长为“第三巨头”的路途上,美团逐渐用多块业务拼图拼凑起了完整的本地生活故事,也不断招来或明或暗的竞争对手,饿了么、阿里、滴滴、携程都在其中。

当下,阿里对美团的愤怒值已经调到了最高点。

扛着阿里本地生活大旗的蚂蚁集团正在筹备上市,即将全方位对战美团;饿了么调整战略,搞起了外卖版“百亿补贴”重点是覆盖北上广杭等一二线城市的优质商户。饿了么称,要让“百亿补贴”常态化。

孤军奋战的美团,还可能继续树敌。

在互联网分析师邓志鹏看来,美团与终有一战,战争的爆发点将是最根本的护城河和大杀器—流量。

流量溢出效应明显,可以向美团外溢流量,但不会允许被截流。而随着美团自生能力增强、闭环生态形成,它对的依赖会逐渐降低,还可能与业务体系产生无法调和的矛盾和冲突。

“换个角度思考,若美团成为互联网的第三极,将电商、即时配送、外卖、支付等环节打通,美团对流量诉求就会减弱。拿什么制约美团?”邓志鹏称,“到那时,美团还需要吗?”

当在餐饮领域动作频频,美团也在尝试摸索支付领域。

2018年9月登陆港交所时,美团通过直接入股、申请、全资收购等方式,集齐支付、小贷、银行、保险经纪四类金融牌照。今年以来,美团通过绑卡下单立减、返现、返红包等方式,推广极速支付、美团月付等业务,并上线对标芝麻信用和微信支付分的美团信任分,企图形成自己的支付闭环。

支付的交易订单中,大部分来自美团及其他第三方渠道的交易订单。当前微信支付费率为0.6%,一旦美团支付日渐势强,很可能与重新商定合作规则。

“鉴于美团与阿里的分手,肯定会留有一手。”邓志鹏对亿邦分析称,王兴野心太大、攻击性极强,结局很可能是与阿里共同培养出了一个对手。

渴望成为巨兽的企业,成长之路注定孤独。曾拒绝巨头投资的字节跳动坚持中立发展、拒绝站队;背后同时站着阿里和的滴滴,也向来对外标榜自立。

拥有一颗王者之心的美团,顺着这条路一直走下去,朋友只会越来越少。越来越有钱的美团,试图通过战略投资的方式,打造自己的势力圈。

IT桔子数据显示,美团及其产业基金龙珠资本近年来在海内外投资公司71家,在本地生活、电子商务、汽车交通、智能硬件等各个领域均有分布,其中不乏喜茶、谊品生鲜、理想汽车等知名公司。专注本地生活核心业务的美团,仍在尝试拓展边界。

值得注意的是,美团所投标的均与其业务联系紧密,是典型的驱动型投资。如今看来,美团已初步建立起自己的海内外势力圈,或将推动其成长为互联网新一极。

时间拨回2015年10月,美团拒绝了阿里“要想从阿里拿钱,就不能再要钱”的要求。当时王兴告诉马云和逍遥子:“也是我们很重要的股东,而且是比较友好的朋友,我不觉得应该如此。”

夹缝中的美团依然没有朋友,但它续写的新故事中,或将拓展出更大的朋友圈。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美团

美团网是2010年3月4日成立的团购网站。美团网有着“吃喝玩乐全都有”的宣传口号。为消费者发现最值得信赖的商家,让消费者享受超低折扣的优质服务;为商家找到最合适的消费者,给商家提供最大收益的互联网推广。消费者可登陆美团网通过支付宝或者银联卡付钱下单,之后消费者会收到美团网发送的短信密码消费券,消费者凭短信密码可直接到商家消费,商家可凭消费者消费券和美团网结算。2014年美团全年交易额突破460亿元,较去年增长180%以上,市场份额占比超过60%。美团网数据显示,2014年12月单月交易额达到63亿元,单日交易额更突破3亿元,在市场份额占比方面,美团网市场份额超过60%。2015年1月18日,美团网CEO王兴表示,美团已经完成7亿美元融资,美团估值达到70亿美元,最近两年不考虑上市。2016年8月,北京市食药监局利用高科技手段对互联网违法行为进行搜索监测,为监管部门提供了一批违法线索,查处了一大批违法案件。8月10日,北京市食药监局对美团进行立案调查。2018年4月,美团点评正式谈妥投资入股摩拜单车事宜,且投资股权占比较大;4月4日,美团全资收购摩拜的交易落定。

网友评论
相关阅读
张一山和韦小宝的形象就不太贴切,张鲁一的形象没有问题,演技派张鲁一也紧跟着翻车了

张一山和韦小宝的形象就不太贴切,张鲁一的形象没有问题,演技派张鲁一也紧跟着翻车了

国产剧又出奇葩现象,继张一山猴化韦小宝之后,演技派张鲁一也紧

自由飞热气球即热气球脱离缆绳的束缚,坠落人员已无生命体征,腾冲热气球事故

自由飞热气球即热气球脱离缆绳的束缚,坠落人员已无生命体征,腾冲热气球事故

11月30日,腾冲市火山景区内,一只热气球缓缓飞升,人群的惊

邬君梅大方晒出了素颜照,色斑都能够看得见,尤其是这个光打的很好看

邬君梅大方晒出了素颜照,色斑都能够看得见,尤其是这个光打的很好看

邬君梅真的是一个非常真实的人,她现在年纪已经这么大了,但是呢

加拿大将构建终身学习体系

加拿大将构建终身学习体系

加拿大未来技能委员会近日发布报告《加拿大—一个学习型国家》强

抖音造星,虽说一样是女团选秀

抖音造星,虽说一样是女团选秀

即使今年疫情下,影视行业尤为艰难,选秀类节目仍然没有忘记出来

没热水就用冷水,没有一次失败的,鲍鱼蒸水蛋

没热水就用冷水,没有一次失败的,鲍鱼蒸水蛋

很多人说水蛋总是蒸成蜂窝,又老又皱,主要是火候的关系,锅里的

青春创世纪收官之后,也为创业者点燃了激情

青春创世纪收官之后,也为创业者点燃了激情

吃别人的瓜,也被别人吃瓜。施南饰演的祁圆圆这一角色,以“美酷

所谓天才,是运作不了教育的

所谓天才,是运作不了教育的

今年31岁的蒋方舟,7岁就步入社会,2008年被清华大学“破

中国残联副主席吕世明接受采访,下绣花功夫

中国残联副主席吕世明接受采访,下绣花功夫

中国青年网北京12月3日电(记者 张瑞玲 实习记者 牟昊琨)

这个是什么产品的广告创意呢,搞笑囧图

这个是什么产品的广告创意呢,搞笑囧图

嗨~我手机前亲爱的你还好么?其实我的日程安排很简单~只有被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