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样顺理成章的成立了一个足球的俱乐部

日期:2020-01-16 17:26:39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狐   阅读人数:388

中国的足球球员都是出自于体校,这种制度来自于苏联。可是体校必然伴随着体制,很多球迷呼吁中国取消体校,改走青训选拔球员。那么你知道国外的那些足球俱乐部的青训营是怎么弄起来的吗?

这样顺理成章的成立了一个足球的俱乐部(图1)

很多人都羡慕国外的青训营,即使穷孩子也能进青训营。如果是人才,训练费和装备都是俱乐部出的,甚至还吃喝。那么俱乐部不计成本的付出不会亏本吗?其实这要从俱乐部的起因说起:

这样顺理成章的成立了一个足球的俱乐部(图2)

安切洛蒂入主埃弗顿英超震动,又一名世界级的主教练来到英超,就以埃弗顿举例子。埃弗顿是最古老的足球俱乐部之一,它是利物浦这座城市第一家足球俱乐部,比利物浦还早,也是没落的豪门。当年就是一群喜欢踢足球的人聚在一起,有点像今天的什么、群友聚会,因为足球让他们聚在了一起!这样顺理成章的成立了一个足球的俱乐部。当时的俱乐部不是为了盈利赚钱,只为了一群喜欢足球的人在一起踢球而已。

这样顺理成章的成立了一个足球的俱乐部(图3)

当然,不止利物浦这座城市,当英格兰很多城市都成立这样的俱乐部的时候,俱乐部之间就会发生切磋,也就是比赛。而俱乐部多了,互相的比赛多了,自然而然的就会成立一个联盟,这就是最初始的英超!

这样顺理成章的成立了一个足球的俱乐部(图4)

这样顺理成章的成立了一个足球的俱乐部(图5)

后来经历了资本的注入,俱乐部的目的不再是为了踢球,而是逐渐商业化,发展到今日就是欧洲各国的联赛。当然青训的目的还是没有变,都是为了找寻新人,也是为了让孩子有个学习踢球的地方!

这样顺理成章的成立了一个足球的俱乐部(图6)

那么青训这么无偿的投资,怎么来获得回报呢?一是孩子长大以后为俱乐部效力,第二就是被豪门俱乐部挖走。例如阿贾克斯就是豪门的青训营,当然中国青训营才刚刚起步,想要降低成本没有个3-5代球员是根本不可能的,但青训是国足的未来,还是希望中国俱乐部大力发展青训,脱离体制,国足才有希望!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俱乐部

科特布斯(FCEnergieCottbus),成立于1966年1月31日,球队主席克莱因,是一家位于德国东部勃兰登堡卢萨蒂亚地区的科特布斯市的足球会,德国甲级联赛的一支球队,现在会员人数约为1539人(2010年1月数据),俱乐部颜色为红白。科特布斯前身为成立于1963年的科特布斯体育会,球会成立初时获得一支邻近东德球会“BSGAktivistBrieske-Ost”支持,委派大批球员加入球队。2005年—2006年球季获得再次升级德甲,更成为前东德的球队在顶级联赛作赛的唯一代表。

网友评论
相关阅读
当时的利智其实也俘虏了赌王的心,出道后的利智接拍了不少的电影,自己是他最后的女人

当时的利智其实也俘虏了赌王的心,出道后的利智接拍了不少的电影,自己是他最后的女人

说起何鸿燊,相信大家都会想起他是个美丽动人的太太。何鸿燊最为

印度一名男子回家发现大门紧锁,1家3口全上吊身亡

印度一名男子回家发现大门紧锁,1家3口全上吊身亡

资料图印度是一个神奇的国家,经常会发生一些匪夷所思的事情。近

加州将在第二天就举行公投独立,连国旗都准备好的加州又传出一个消息,并一纸诉状将特朗普政府告上波士顿法庭

加州将在第二天就举行公投独立,连国旗都准备好的加州又传出一个消息,并一纸诉状将特朗普政府告上波士顿法庭

美国长期稳坐全球霸主宝座,在经济、军事、科技等领域基本都是“

罗志祥多次道歉,不过对方始终没有回应,网友,真够努力

罗志祥多次道歉,不过对方始终没有回应,网友,真够努力

罗志祥和周扬青已经分手有一段时间了,两人之前一直是大家羡慕的

8万块钱买福迪皮卡,简直成了笑话

8万块钱买福迪皮卡,简直成了笑话

都说买了新车是件高兴事,可是黄岛区的赵先生却成为了朋友们的笑

开封格律诗社,远离尘世少忧烦,一任风云乱,光透林阴喧鸟语

开封格律诗社,远离尘世少忧烦,一任风云乱,光透林阴喧鸟语

鹊桥仙三阕流年似水,童颜易老,醉卧潘杨湖畔。往来闲客笑诗痴,

狄波拉的花圈,无意中暴露家庭危机,谢霆锋对妹妹的疼爱有目共睹

狄波拉的花圈,无意中暴露家庭危机,谢霆锋对妹妹的疼爱有目共睹

7月10日赌王何鸿燊出殡,香港殡仪馆大佬云集,何氏家族风光无

并因此要求撤换相关指挥官

并因此要求撤换相关指挥官

近日,在境外社交网站“推特”上,有网帖宣称印度长辛格在写给莫

并获得了联合国的一致通过,印度也已经付出了代价,然而印度也不甘示弱

并获得了联合国的一致通过,印度也已经付出了代价,然而印度也不甘示弱

今年年初疫情就笼罩世界各国,而且马上就要开始竞选下一任美国总

“三观”正,为哪般?

“三观”正,为哪般?

三观正,为哪般?我是个肤浅的人,谈不了什么深奥的三观,只从家